周传雄都被冷落10年了,怎么还不知道学聪明点?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09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8


前段时间,无意间刷到周传雄商演的视频。


今年50岁的他再次唱起《黄昏》,站在四平八方的红毯舞台上,劣质的音响声回荡,零散的人们拿起手机录像。


伴随着那声撕心裂肺的「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」,路人走过,却没人停下来。


与之对应的,还有那条醒目的红色横幅,上面印着:「XXX总目标,打响新时代XX」,视频晃动间,隐约透露出「禁毒」二字。



我心里猛地一寒,一时间,竟已分不清视频中到底是白天,还是黑夜。


周传雄尽力了,他被冷落了十年,面对这个漠然的场景,嘈杂的音质,丝毫没有懈怠,唱的很用力。


回看周传雄几十年的历程,从情歌教父到走穴商演,当真验证了这个华语乐坛早已残垣断壁。


他这一生过半的光景,恍惚间便从辉煌到落寞,但他贯穿一生的傲骨,却让人肃然起敬。


或许,这就是我们一直苦思无解的华语乐坛秘密:


为什么二十多年前的歌手,那么的迷人?


华语乐坛的沧海遗珠


1985年5月25日,华语乐坛迎来一大盛世。


为了响应世界和平年的口号,罗大佑在台湾、香港、马来西亚等地召集了60余位歌手一起唱了首《明天会更好》。


当时,台湾的潮流风向是对外学习,而这首歌也是效仿迈克尔杰克逊为赈济埃塞俄比亚饥荒,创作的群星联唱义演歌曲《We Are The World》。


在那个年代,港台歌星人才辈出,却始终没有像日本一样的人气偶像组合,成了大家一直以来的诟病。



直到1988年,台湾开丽公司推出了一档「青春大对抗」的节目,打算招聘3个男生上电视做节目。前提是,你必须要有唱歌或舞蹈等表演类技能。


彼时的周传雄,正在经历人生中重要的关卡。从小父母离异,16岁时就成为了工读生,一边上课念书,一边打工赚学费。


寒暑假期间,周传雄在外打工,为了挣钱,做过装潢工人、搬运工、甚至还上街摆过地摊买耳环。


之所以做这一切,是因为他当时正在自学音乐,家境清寒,无法支撑起自己的欲望。



那一年,周传雄参加「台湾校园歌唱比赛」,凭借着超出年纪的成熟嗓音,成为了小虎队的第一批候选人。


可惜,天不遂人愿,周传雄看似离梦想近了,是件幸运的的事,却并非这么顺利。


他从小到大都在独立,怎么甘心靠「模仿日本少年偶像组合」出道?


于是,周传雄主动向主办方提出想法,想凭借自己闯出名堂。他并不知道,此后小虎队用了一年时间,就火遍两岸三地,也不知道错失的良机,也在告诉他:「自己做的是对的。」



1989年,周传雄用自己的乳名「小刚」作为艺名,发了一首《尘烟》,开启了自己的音乐生涯。

许是太过独立,他自打入行开始,就比别人多了一个心眼,万一那天自己突然就不火了,那可怎么办?


于是,周传雄另辟蹊径,趁着一边写歌的功夫,也一边开始偷师「幕后制作」。


一年后,周传雄被唱片公司包装为偶像歌手,以第二张专辑《终于学会》现世,遭到了市场的哄抢。


公司的业务主管来跟他说:「你的唱片卖到断货了,还得再产一批。」


几乎一夜之间,周传雄一跃成为了台湾的当红小生,隐约比肩周华健、王杰等人。


据坊间流传,甚至有音响店老板放出狠话,谁要能给他一万张小刚的专辑,就把女儿介绍给他。



那时谁也没有料到,此后6年,周传雄出了6张专辑,就是不温不火。


但更想不到的是,在如此境地下,唱片公司还会拿走专辑版权,他最喜欢的那张《我的心太乱》。


他是个对音乐有想法的人,经常会去研究各种风格的音乐,尝试融进自己的创作中。可唱片公司压根不理会,对于他们来说,创作一定要挣钱才行。


不久之后,周传雄心灰意冷下,远赴英国读书。


离开并不是胆怯,而是在这个只顾包装的时代,像他这样专心创作的人,早已被压缩的没有喘息的空间。


情歌教父的落寞


1998年,周传雄归国,虽然过去了一年,但台湾的唱片市场依旧风卷残云,狼狈不堪。


除了任贤齐从中脱颖而出,像童安格、郑智化都遭到了低潮期,销量不佳。就连李宗盛都被时代大势逼得苦不堪言,准备远走内地。


这一切归根究底,还是音乐人没有主导权,大众的品味操纵着市场需求。


周传雄深谙其道,却是个硬骨头,他把艺名「小刚」改回「周传雄」,留起了络腮胡,把软弱留在了1998年之前。


1998年12月,周传雄发出一张精选辑《说不出有多爱》,再次顽强的撞上寒冬,销量一败涂地。


那一年,似乎所有人都不太容易。


一个叫周杰伦的小伙子写了两首歌,一首《眼泪知道》送给刘德华,一首《双节棍》送给张惠妹,都被一一退回,理由是大众不会喜欢这样的歌。


一个叫王杰的浪子发了一张专辑《替身》,包装粗劣,没有专辑宣传照,没有宣发渠道,连专辑内的制作介绍也未提及,一切从简。早在大半年前,因为满足不了大众的口味,长期的自负盈亏,导致王杰签约的波音佳丽即将倒闭


……


人人诸事不顺,无不宣告这个时代的沧海桑田。



此时,千禧年的世纪之交即将敲响,逼迫所有人谋求生路。


周杰伦应下吴宗宪的条件,十天写出50首歌,此后声名大震;王杰再次前往香港,推出专辑《GIVING》,于两周内打下三白金唱片的销量,开始重振雄风。


唯独周传雄,继续被寒冬的噩梦层层笼罩,转型做了幕后。


某一天,张克帆团队的人打来电话,希望请他帮忙做一张专辑,但有个特殊的要求:帮我做一次转型。


此前的张克帆一直走的是沉稳内敛的风格,这次要剪一个轰炸头,一身“爆炸装,变成叛逆晚成的形象。


周传雄一听,拍着胸口应下,接下来就是为期半年的折磨。他把自己困在录音室,每天只做两件事,吃饭和录歌。



周传雄不仅折磨自己,还折磨张克帆,在录制专辑主打歌《寂寞轰炸》的时候,张克帆花了四个星期的时间,唱到嗓子都要哑了,才真正唱到周传雄满意。

半年后,张克帆的专辑《寂寞轰炸》走红,一种另类狂野的风格受到业界人士的赞赏。


众人纷纷打听:这个新制作人周传雄,到底是何方人物?


有人多方打听,才发现这个满脸的络腮胡的周传雄,竟然就是当年的偶像歌手小刚。



但此时此刻,偶像歌手小刚早已退场,金牌制作人周传雄悄然上线。


他给很多人制作过歌曲或专辑。


为陈慧琳量身定做了一首《记事本》;

和李宗盛一起,为周华健做了一首《有没有那么一首歌》;

还有那英的《出卖》、任贤齐的《永夜》、偶像剧《薰衣草》的片尾曲《花香》;

短短几年间,周传雄这个名字,以制作人的身份,迅速晋升为「情歌教父」。


那时看来,似乎一切都在好转,可现在来看,却也隐藏了一丝凄凉。


2000年12月,周传雄推出专辑《Transfer》,里面有一首日后让人追忆的《黄昏》。

还是一样的问题,专辑销量平平,市场一片平静。不同的是,大众的音乐品味转移到了「盗版」。


千禧年后,盗版猖獗一时,无人幸免。


有一次,周传雄来到大陆帮满文军做专辑,趁着闲暇功夫,去了一趟北京音像店,打算研究下「同行」。


也就是在哪,他发现了自己盗版专辑,每张专辑至少不下七种不同款式。



之后不久,他在异乡的街头,听到街头巷尾的人,都在听《黄昏》。

唱不完一首歌

疲倦还剩下黑眼圈

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

黄昏再美终要黑夜


那一刻,他笑了,笑的很心酸。


《黄昏》现世2年后,它火了,因为盗版,自己火了。


盗版成就了周传雄,也或多或少成了多年后,周传雄落寞的一个因素。


周传雄等前辈的傲骨


2012年,网络歌曲崛起,人们盲目追崇非主流风格。


周传雄发出第16张专辑《打扰爱情》,向「主流」发出挑战,一战之后,完败。

之后,周传雄消失了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
2年后,他带着新专辑《时不知归》回来,引起乐坛的震动。

震动不是因为专辑,而是他那骨瘦嶙峋的身体。


消失这两年,他历经一场大病,是胃病,体重由73公斤暴跌至40公斤,只剩皮包骨。



在某次采访中,记者询问他关于这场病的感受。


他一脸轻松,笑着说:


「这场病也是因祸得福,人生就像走马灯,我会好好写歌」。


「如果我走了,还可以留些歌曲」。

那时候的他,尽管已经减少通告,但这场与胃病的生死博弈还在。


每次上台前,周传雄必须提前花上一个多小时进行消化,而且医生明文禁止,吃饭时每口必须要嚼超过20下,避免胃无法真正消化。



2016年4月9日,周传雄武汉“时不知归”的演唱会,经过数个时辰的卖力演唱,周传雄鞠躬致谢,完美谢幕。


那场演唱会上,最后一首歌是《黄昏》。


在演唱之前,周传雄气喘吁吁的说道:「我知道,有一首歌,我不唱,你们是不会让我走的」。


台下歌迷闻声惊叫,众人潸然泪下,听着伴奏,竟哽咽的用哭腔完成了全场大合唱。


这一年,周传雄大病初愈,依旧骨瘦如柴,瘦的像张纸片。



再次看到周传雄,已是在《蒙面歌王》上。


他带着「调色板」面具,唱了两首歌,一首《笨小孩》,一首《全世界倾听你》。


几乎毫无疑问,「调色板」在开口后,巫启贤便已经知道他的身份。


但巫启贤没有点明,他请求其他人,随便说个名字,想要听周传雄再唱两首。



从那之后,我们再也没有见到周传雄,听到最多的,就是商演走穴的消息。


就像这次一样,嘈杂的现场,劣质的音箱,面对一群漠不关心的听众。我们只看到了他在台上深情歌唱,但我们永远想象不到背后的傲气。


对于周传雄来说,不管是商演走穴,还是上综艺,只要登台,就要拿出百分百的状态与激情。


去年,周传雄发了一条微博,他说:“没人相信,商演前,自己总要练歌,要拿过去的CD听一次,就怕情感走了味。”



反观现在的乐坛,几乎毫无原则可言。


有人搞演出、开演唱会,全程假唱,一片狼藉;


有人拿着天价演出费,只贡献一场差劲的表演;


有人上台领奖,却是私下勾结,重金买奖,又或者是流量堆砌而成。


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,不单是辉煌的高度,也不仅是跌落低谷的反弹力,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人的底线。



周传雄这一生过半,走过繁华,见过低谷,却始终保持着身上的傲骨。


曾几何时,我们一直怀念华语乐坛的辉煌,怀念那些人、那些经典。


但我们毫无头绪,心中纵然有千般感慨,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
而在周传雄身上,隐约看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
当唱片公司把他包装成偶像歌手时,他选择放弃;

当音乐市场过于浮躁,盗版猖獗时,他选择坚持;

当自己落寞到商演走穴时,他没忘记自己是一个歌手。


举头回望,周传雄身上的傲骨,正是我们苦苦追寻的华语乐坛魅力。


我们不曾忘记,那些呕心沥血的前人,为我们铺陈出的金曲。也不曾忘记,他们身上的品质,渐渐影响过无数人。


我们应当庆幸,处于这个时代,不用像前人一样世道波折。


但我们应当铭记,我们今天感到的庸碌,早已被前人证实。


人生没有命中注定,只有自甘堕落。




因拒绝潜规则被雪藏,这个红极一时的天后现在竟靠卖唱为生


本文转载自摇滚客(ID:Rockerfm),作者:滚君


文章封面来源于视觉中国


你有多久没听到周传雄的消息了呢?

可以通过下方留言与莉莉安进行互动~